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放课后-秋分】(04)【作者:lwjs】
【放课后-秋分】(04)【作者:lwjs】
字数:745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

  「你醒啦?」

  模糊的视线逐渐变得清晰,席骏发现自己正躺在地毯上,一张惨白的脸正俯视着自己。

  「哇啊!有Gui……学,学姐?!」

  「瞎说什么呢?!」

  脑门上挨了一个爆栗。

  眼前清晰之后才看到原来是林千晴在敷面膜。少女把长发盘在头顶,看起来好像刚洗完头,身上则早就换上了一件抓绒质地的居家服,上面满满地印着狐狸的图案。

  「宽松的衣服把学姐的好身材都掩盖起来了」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慢慢坐起身,席骏觉得疲累感实在是很重,重到这个动作都有点累。

  林千晴此刻正坐在床沿边上,右腿搭左腿,翘着脚,玩味地看着席骏。
  大概又过了一两分钟,坐在地上的少年才从发懵的状态中摆脱出来。他用力地摇了摇头,感觉自己好像有什么事情忘记了一样。

  「咦……我……到底是怎么啦?」

  确实有什么忘记了,他觉得自己完全想不起到了学姐家里之后发生的事情。
  「喂,我说你啊,不光流鼻血流得有点多,体力也不怎么好呢……」

  林千晴看出了席骏的迷惑,用手指了指墙上的挂钟,时针已经开始接近10这个数字了。

  「糟了!怎么会这么晚的?!回家太晚的话?!」

  焦虑反而冲淡了他失忆的迷惑,不过半分钟之后少年感觉自己好像是脑子出了什么问题,明明最近一个月父母都在国外度假,家里只有他一个人而已。
  学姐总是没错的,看起来自己像是真的因为流鼻血而体力不支昏倒在这里了,席骏这样想着。

  「总……总总总之,真的十分打扰学姐!太不好意思了,还要麻烦学姐照顾我!」

  「啊啦,还好啦,我总是一个人住,家里也很少人来呢。学弟能在这里休息一会儿,说明我这小小蜗居在关键时刻还是有用处的~ 倒是席同学你,身体不要紧吗?」林千晴十分关切地问到。

  「多谢学姐关心……」

  一句话还没说完,席骏就从林千晴温柔的眼神里捕捉到了一闪而过的凶光,仿佛是能真的刺进人心脏一般的目光,这不由得使他打了个寒颤。不过这一抹凶光稍纵即逝,再看过去的时候,林千晴的眼神里依然满满的是担心着他的温柔。
  不愧是全校男生心目中的女神啊……

  看林千晴看入迷了几秒之后,席骏像是屁股被烫了一样跳了起来,他该回家了,不然大概是要通宵赶作业才行。

  「拿好东西不要忘了什么呀~ 我还在做面膜就不送你了~ 」林千晴在席骏背后挥着手,如果让男生看到这个可爱的样子,大概又要愣神个半分钟吧。

  实际上,急匆匆地就逃出来的席骏仍然处在强烈的混乱之中,他实在是难以想象自己究竟是为什么会有这样一种展开,自己在林千晴家里的这数个小时到底经历过了什么?

  「或许我应该买个AV回去看压压惊?」

  这么想着的席骏身体不由自主地就动了起来,走进了最近的书店,在货架上挑选了自己本来预定就要今天买回家用做施法材料的里番《保健室的秘密》,然后又选了一本写真杂志。这种杂志里的写真都十分健全,但是架不住青春期什么都能拿来用的男生的热情幻想。选一本写真杂志或许是出于忠于自己欲望的想法,或许也是从另外的角度对什么事情的发生有所期待,总之席骏在一种连自己也搞不明白的氛围里把这本书买了下来。

  回到家之后席骏便瘫倒在沙发上。

  大概是今天流鼻血真的很耗费体力吧,感觉一点都不想动呢,自从自己不参加体育社团之后很久都没有这么累过了。少年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打开书包,打算至少先翻翻刚才买下的写真书籍。

  「里面不会有学姐的写真吧?听说林千晴确实有在做平面模特的工作……」
  这种脱离实际的想法很快就被席骏自己给否定掉了,粗略一翻的话,整本里面都没有什么熟悉面孔,更不要提自己认识的人了。

  也不知是稍微失望了还是更加安下心认为「果然如此」了,少年有点松了口气一样地合上了书籍,随后又伸手在书包里摸索了一下,试图找出DVD碟片。但是触手的却不是碟片的包装盒,而是一个木质的盒子。

  「这又是什么时候放在我书包里的?」今天一天内已经经历了许多不可思议事情的席骏现在明显地变得小心了许多,他没有马上拿出木盒,而是大致地用布把盒子包裹起来之后才试图拿起来。

  事实证明他多虑了,这个木盒除了有三个抽屉之外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他也试着拉了一下抽屉,下面两层暂时还无法拉开,只有最上面的一层没有限制。
  席骏小心翼翼地拉开抽屉,一张卡片静静地躺在里面。卡面大小和银行卡差不多,但是通体灰色,表面是仿肤质的磨砂材质,拿在手里十分舒服。厚度比普通PVC卡片要高一倍左右,重量倒没有明显差别。卡片上一个字都没有,完全看不出是做什么用的。

  席骏拿着卡片琢磨了半天也没有发现特别之处,只好先放放,转而又去打量木盒。

  「卡片十分像是某种谜题,木盒看起来也是一样的……」这么想着的席骏伸手去试第二个抽屉。

  「诶?」

  抽屉很轻易地就被拉开了,看起来是在第一格被打开之后下面的就也可以打开的样子。这一格实际上比上下两层都要更大,看起来就像是装着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希望别是会睁眼的人头或者刚割下来的半个耳朵什么的……看大小人头不太可能了,耳朵到真的说不准……欸我都在说什么啊!总之先试试……!」
             席骏闭着眼睛拉开

  只不过这一次里面被铺上了软垫,正中放着一只金色铃铛。

  「是很漂亮的铃铛啊……」席骏一边说着一边拎起铃铛后面拖着的丝带。自然垂下的铃铛微微响动,发出悦耳的声响。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虽然席骏没有摇动铃铛,室内也没有风,但铃铛自发地晃动起来了。现在,在空中摇摆着的铃铛的声响变得更加有节奏和韵律,仔细听的话甚至能够识别出类似语音的低吟。席骏的眼神从刚才起就有点失焦,现在更是完全失去了神采。

  突然间,铃声大作,周围的一切似乎静止了,席骏脑子里被随着铃声而来的大量信息浸个通透,今天之内丢失的那段记忆突然就重新跳回了脑海之中。
  「啊啊……简直难以置信……」

  能够面见女神的兴奋,和梦中人有肢体接触的紧张,被调教的夹杂着痛苦的快感,初见化形的那种惊慌,被压榨时的天国般的连续冲击……所有一切都在瞬时间被回忆起来,记忆中的痛苦和快感都叠在一起压向他本人,对感官的刺激不啻于再一次经历这些事——而且是在同一时间。

  快感重现得如此强烈,以至于席骏失神了好一会儿。

  「啊……怎么办……」

  席骏打从刚才起就觉得疲累,身体酸痛;没有想起这些事的时候还以为是今天在学校太累了,现在他觉得自己简直快虚脱了。尤其是想到自己竟然连续射精到不省人事,他就有点害怕,生怕之后会萎掉什么的。

  不过这仍然不是重点,就在他刚刚接受了回忆的那个时刻,关于这个木盒子的使用方法也一同涌进了脑海。他必须要在开启这个盒子的一个小时之内就做出决定,决定是否要接受一个邀请。

  「呐,学弟,你是要就此和刚才的一切别过,把今晚的事全都忘掉,还是接受学姐我的邀请呢?」

  仿佛在耳边吹着气说出的话语,搞得席骏的耳根和心里都痒痒的。他的内心里也不是没有想过和这样一个会榨人的妖怪女性划清界限,尤其是这样应该是可以大概率保全自己的身体。但另一方面,被着想的肉体却忠实地向着反方向飞驰着——毕竟在过去的十五年里,他还从未感受过如此强烈的快感。两种矛盾的选择项就在他心里天人交战,双方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分胜负。

  但这个选择必须尽快做出,时间开始对他的理智不利,每经过一秒他的意志就会衰弱一分,欲望的呼唤就更响一分。

  事实证明根本无需一个小时做出选择,大概只用了不到十分钟,席骏的理智就被完全地压倒了。正如在刚刚过去的那件事里林千晴完全统治了席骏的感受一般,这个结果不过是他刚才经历过的一切的完美重演罢了。自尊啊理智啊意志啊什么的,在林千晴的玉足之下都会被碾得粉碎,然后随着风直接消散了。

  是的,哪怕只是再听听她的声音,幻想一下说话的场面,想象着她如何轻松愉悦地抛出这个难题,再在脑海里重新描绘一下林千晴那两瓣曲线优美,饱满温润的嘴唇,就已经完全可以支持席骏做出这个选择。

  于是席骏用行动做了回答。他深吸一口气,然后猛地拉开了第三层抽屉——内里放着的,只有一张纸条。

  纸条上的字体非常秀气,一看就是女孩子的手笔。上面只写着一行字:握住卡片,默念我的名字,然后会有人来邀请你的~ ★席骏感觉今天遇到的神奇事件已经过于多了,不差这一个,因此他毫不犹豫地就又拿起卡片,在心里默念着林千晴的名字。

  但是这样做了之后,即使是过了十五分钟以上,他预期中来敲门的人也并没有出现。

  不会是玩我呢吧?心里这样想着的席骏突然意识到作业还没有写,赶忙又连滚带爬地去找书包,然后开始准备作业。

  今天的内容是小作文,谈动物权益和环境保护。席骏面对着题目里的宠物犬照片愣神了半天,自己大概也要变成被保护权益的对象,还是在狐耳少女的控制之下……

  想着想着差点就把这些都写进了作文。

  就在他开始写下第三行的时候,玄关传来了巨响。

  「手下留情好不好啊这是在拆房吗!」席骏重叹一口气,跑出去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家门口其实一切正常,除了多出来的不速之客之外,其他看起来都完好无损。
  不过现在大概并不是谈论玄关的好时机,因为站在门口的,是一位少女。
  她个子不高,四肢纤细,体格看起来十分瘦弱。身上穿着和周围环境十分格格不入的黑色哥特洛丽塔裙装。灰白色的长发披至肩膀,白皙精致的脸庞两侧是梳得十分精细的双马尾。整体上是像人偶一样,相当完美的可爱少女。她现在看起来十分暴躁,仿佛有人欠了她几个亿一样。不过这种生气的样子并未有损她的美貌,反而增添了不少可爱。至少在席骏看来是这样的。

  「呃……阁下?」

  席骏面对着浑身冒着杀气的来人,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两人就这样互相瞪了超过一分钟,然后少女开口了:「跪下。」

  「什么?」初次见面第一句话就是让人跪下,还是在非法入侵的基础上,这让席骏一时有点懵。

  「切,又是个毫无自觉的,我说了让你跪下啊!」

  少女发出了中气十足的咆哮,随之而来的是重重打在腹部的一拳。这一拳势大力沉,完全不像是这个个头的女孩子能够发挥出的力量。突如其来的疼痛十分着实地让席骏捂着肚子跪了下去。

  「唔啊!」

  体侧又遭受了踢击,现在男生四仰八叉地躺倒在地板上,脑海里仍旧一片混乱。如果把今天席骏思维的混乱实体化为线的话,大概总量能绕地球一周了。
  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仍然站在那里,用厌恶和轻蔑的眼神看着地上的受害者,脸上写满了不耐烦。

  片刻之后,席骏脸上出现了一道阴影,随即一只小巧玲珑的脚毫不留情地踏在了他的脸上。

  「唔噗…」

  猝不及防地被洛丽塔鞋的鞋跟挤进口中,少年连叫喊都来不及发出。口中瞬间充满了泥土的味道,方形鞋跟刮擦着口腔内壁,火辣辣地疼。

  脸上的压力越来越重,被鞋尖踩住的额头因为承重已经爆出了青筋。一片阴影掠过头顶,少女就这么把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这只脚上,仿佛毫无自觉似的将男生的脸当做了门垫,踩踏着迈入了房间。鞋跟从口中抽出时还将男生的头带离了地板一小段,再次踏下时,口水在地板上留下了一个小巧的鞋印。

  「等等进屋先脱…」

  挣扎着起身的男生还试图挽回自己身为屋主的最后一点尊严,却在少女严厉轻蔑的注视下立刻就噤声了。

  「『狗』就不要提要求了,快点完事对你我都有好处,我今天心情不太好,还很忙。」

  少女一边说着,一边在屋内环顾,看到沙发上席骏没来得及收起来的木盒后,脸上一直以来不耐烦的表情稍微松动了一些。她随即走了过去,以毫不矜持的姿态往沙发上一坐,抬起左腿架在右膝上,悠闲地晃着脚尖。

  「所以……」

  「所以你给我跪着爬过来!」

  少女又一次严厉地命令到。回想起刚才疼痛的席骏膝盖一软,乖乖地趴在自家地板上,向着这个陌生的少女脚下爬去。

  这个令人羞耻的场景完全激发了他的抖m之心,双腿之间的「那个东西」相当诚实地再次起立了——之前那一次他实在不想确认的勃起是在刚才少女踩过他的脸时产生的。

  「不错,还算识时务,那么本大人先特别开恩告诉你我来的目的吧。」
  用了「本大人」这么奇怪的自称啊……席骏心里想着,脸上却不敢表露出来,只好尴尬地跪着陪上一张僵硬的笑脸。

  少女根本没管他做出了什么反应,轻车熟路地捧起木盒,从里面拿出了那张奇怪的灰色卡片,夹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之间,伸手给席骏看个清楚:「长话短说,我是『希瓦俱乐部』的引导人,这个俱乐部是会员邀请制,由核心成员『十二提毗』发出邀请卡,请有资格受到『提毗』们青睐的男性加入。我现在还不能说太多关于俱乐部的事情,具体的情况你到活动地点就会了解清楚。」

  少女顿了顿,翻手把卡片放在掌心,继续说道:「理论上说,你能持有这个卡片,就已经是俱乐部的成员了。不过如果想要能使用你的会员权利,还需要激活这个卡片。我来是为了能帮你激活这个身份认证卡,当然这需要你的配合,你得缴纳一点和你的身份相匹配的东西,一点行为,还有……」

  少女把左脚翘了起来,鞋尖几乎贴在了席骏的嘴上。

  「别装了,我刚才从你脸上踩过去的时候,你硬了对吧?」少女唇边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那,先给本大人把鞋子舔干净吧。」

  无论是这个不容抗拒的命令式语气还是那摄人心魄的目光注视,以及一语就命中如此秘密的要害的行为,都让席骏觉得自己仿佛从里到外都暴露无遗,简直没什么能瞒过眼前这个少女的了。

  少年咽了口口水,郑重其事地抬起双手,以一个虔诚的姿态将少女小巧玲珑的脚捧在手中,认命一般舔了上去。黑色皮鞋其实还算干净,鞋面上略有一些灰尘,舌头只是抹过一次就可以基本完成清洁的工作,就算是鞋面上的蝴蝶结也是如此,轻盈地舔过就达成目标。席骏又认真仔细地整个舔过一遍,下体怒涨的程度从一开始就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十分卖力地驱使着他进行这屈辱而甜蜜的工作。

  少女则看上去完全打消了不耐烦的心情,饶有兴味地看着少年在脚下卖力地工作,似乎对他的表现相当满意。

  「嗯,完成得不错……」少女把已经被舔干净的鞋子从少年手中抽出,翘起脚仔细检查着鞋面,紧接着就把另一只脚伸向了少年:「来,这只也要这样仔细服侍哦~ 」

  另外一边,在席骏默默为少女进行舔鞋服务的同时,少女开始确认木盒中的其他物品。当她看到「那个」的时候,脸上的厌恶表情又回来了。

  「果然是林千晴那个biao……」

  小声这样唸着的少女突然间发出了一声急促的呻吟,两颊之上飞上了一片红晕,双腿也不自觉地夹紧了一下。「呜……千,千晴姐……」尚未说出口的恶毒词语换成了低声的哀求,似乎在冥冥中有什么神秘的力量在役使着她一样,得到新的回应后,对少女的控制便放松掉了,刚才的一切仿佛从未发生过。

  恢复了原状的少女假装镇定地在席骏错愕的目光下把脚又伸回少年手中,见他没有要继续舔的意思,便一脚踹到他脸上。

  「在看什么啊你这条蠢狗!还不好好做你的工作!」

  席骏这才回过神来,慌忙低头伸舌再继续工作,迎上来的却是沾满了泥土的鞋底。

  「都说了认真点啊笨蛋!罚你把鞋底也舔一遍吧,舔到干净为止!」

  席骏不敢不从,认真地把鞋底捧在脸上之后,伸出舌头用力地舔了下去,就这么一遍一遍用舌头给少女当做擦鞋底的布,将灰尘和泥土全数卷入口中,再分泌更多的唾液以清洁整个鞋底。就在他感受到如此屈辱的同时,从未有过的刺激快感又渐渐浮现——在林千晴手里虽然被踩也不少,但连对方的脚也无法接触,只能机械地被当做是工具般使用来清洁最为肮脏的鞋底,这一屈辱确实超越了之前所经历的一切。这份迸发的快感诱导着少年偷偷地将早就充血很久的下体贴向少女空闲下垂的另一只脚。当皮鞋坚硬而凹凸不平的鞋底蹭到席骏的下体时,尽管隔着裤子,少年还是享受到了触电般的愉悦。再也无法抑制的性欲瞬间冲破了藩篱,促使他用胯部更加卖力地在少女脚下磨蹭。

  「呜哇……你这个蠢货……快停下啊!」

  少女恼羞成怒,一把抓起自慰器,直接甩到席骏双腿之间,同时伸脚将鞋尖深深插入少年口中。

  「发情的话倒是用这个解决啊,再敢用你那个下贱的玩意儿碰我的话信不信给你踩烂?!」

  席骏的嘴完全被堵住无法出声,只好艰难地点头以示知晓,随后乖乖拿起东西插了进去。这时,一只脚迅速伸了过来,将他的下体,下体上套着的自慰器,连同他握住自慰器的手一起踏住,粗暴地踩碾起来。

  又是一种新的体验……就在这个晚上,席骏又一次停止了思考,整个世界似乎只剩下踩在自己脸上和下体的两只脚。沿着少年的视线看上去,且不说包裹着纤细脚踝的深灰色过膝丝袜和大腿上套着的蕾丝袜带,就连现在自己正在卖力舔舐的黑色洛丽塔鞋鞋底的灰土,大概都比自己要更高贵,自己的存在说不定只是鞋底万千泥土的其中一员而已。

  思维的时机电光石火,但同时遭受着刺激与屈辱的席骏的射精冲动却也没有比思维更慢很多。当整个人都以前所未有的屈辱姿态被无情踩踏的时候,理智和抑制大概是大脑唯二最不想要的东西。口中的苦涩味道和灰尘气息甚至已经分出了层次,一次又一次地论证着当事人的地位之低,低下数重尘埃。终于,席骏的口腔紧紧包裹着少女的鞋跟,舌头死死地抵住少女的鞋底,下体无可抑制地爆发了。即使跪在地板上,少年的背也因兴奋而反弓过来,在射精的余韵消失之前,他甚至不愿让自己的舌头和鼻子离开少女的鞋底。

  「切……发情的猪猡……」

  少女收回了踩在少年脸上和下体的脚,不知从哪变出了一副医用橡胶手套。仔细将手套戴好之后,少女弯腰捡起了自慰器,然后整个倒了过来,让里面的粘稠白浊液体自然滴落下来,并用试管备好。随后少女拿出了那张灰色卡片,把试管中的精液倾倒其上。

  慢慢地,卡片仿肤质的表面上浮现出了一些凹凸形状,仔细看来竟然是一枚二维码。

  「姑且告诉你一下,认证的过程,实际上就是加入你的精液。现在你的卡片应该能够保证让你在我们的监控网中随时都能被识别出来。至于之后会在俱乐部做什么,已经和本大人没有关系了。」

  席骏仍然瘫坐在地板上,迟钝地点头。片刻之后,少女便已经起身走到了玄关。

  「您的名字……是?」席骏手脚并用,跟随着少女的脚步也爬到门口。
  「我不会告诉你的。不过,本大人倒是可以允许你在离开之前再亲吻一次我的鞋子。喏~ 」

  一只脚伸了过来,席骏没有去吻,而是双手捧着这只脚,像圣物一样举过头顶,再轻轻放在自己的头上,轻轻磕了一个头。

  少女终于笑了一下:「你这蠢狗倒是蛮有趣的。」说完,脚下稍稍用力将少年的脑袋踩在地板上,再轻轻地将脚左右转动了几下,看起来就如同抚摸宠物的头一般,只不过用的是脚。

  「好啦,以后也还是会有再见面的机会就是了,到时候你可要给本大人再更加仔细地把鞋子舔干净哦~ 说不定本大人还能格外开恩允许你碰触本大人的脚呢~ 」

  说完,少女打开门,迅捷地离开了,就如同来时一样毫无征兆,似乎是溶解在夜色中一般。同一时刻,附近的电车站正在进行末班电车的时刻提醒,时钟指向了23点45分,席骏充满各种超现实的展开的一天终于正要结束。而在城市的另一头,名为「希瓦俱乐部」的神秘集会,才刚刚拉开帷幕。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